【天山童姥篇 】第29章 半天然的幻阵 - 我的超神空间

【天山童姥篇 】第29章 半天然的幻阵

ps:感谢书友【望神灵】【天剑云0】【焰茫飞羽】【湮雨江南】【宇宙时空管理局】【珈蓝之鱼】【王仙芳】的打赏支持! 另向书友【旿阅ダ寵蟲】求个事,你每天6票求精华,做为忠实书友,道一感谢不尽,小小的问下,能否申请本书版主,这样每天就可以自已加精啦,俺也能稍稍轻松下,也不需要你花太多时间,每天花五分钟,只需要加精好贴,删除黑贴就好。¤可否呢? ………… “此世界的武功境界划分实在有意思,在炼精化气之上走到了极致,在炼气化神上却只走对了前半部分炼气,把心思更多的往寿元和不老容颜上发挥,一阶是先天,可先天后却是不老境,真是舍本着末!不在炼神上下功夫,怎么能达到三阶元神境,不达到三阶元神境,**没有元神护持,容颜不老又如何?寿元还是会日日消减,早晚化为尘土。” “我也很是奇怪,按理说李秋水与巫行云应该有二阶的境界层次,就算被虚竹用易经倒流法吸去五成和七成的功力,也不至于收拾不了刚学会北冥神功的丁春秋吧?看来她们只是在能量上达到二阶,但没有炼神的手段,精气神无法相互转化,神不与气和,能量被吸走一半了,就毁了一半甚至大半的战力,无怪被打的像狗一样。没有领悟神之妙用,她们的这种二阶层次只是一阶的能量加强版而已,没有本质区别。” “还有那丁春秋后来被打碎肉身后用北冥重生法重生,**达到不老境,但元神什么的太过虚假,那影子中的根本不是元神。而是阴神,初生的身体需要阴神稳固后才能驾驭住新的重生之体,而阴神的本质还是阴性虚质,弱小不堪,不然也不会那么简单的被阿紫打碎了影子而魂飞魄散。” …… 此时的阿紫与师兄大雄正心怀鬼胎的商量着脱困大计,她与大雄一人骑着一匹马吊在车架后面。偷偷的说着话。 “师兄,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这样的变/态,连咱师父丁春秋那个老不死的都死在他手里,师兄,你说等我们到了天涯海阁真的能脱离苦海吗?那个叫李秋水的师叔祖,真的能对付的了他吗?我实在是有些担心啊。” 此时的大雄因为王道中间介入的原因,阿紫没从虚竹那得到易筋经,自然也没被阿紫忽悠的自切大腿,因此对阿紫还存有一丝爱慕幻想。所以看着阿紫的眼光略带柔和,也没什么防备之心,直接说道:“阿紫,你是不知道咱们这位师叔祖的厉害,丁春秋那个老不死的见到她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我有幸跟那个老家伙见过那位师叔祖,啧啧,不老容颜啊。这位师叔祖据说快一百岁了,结果长的还像个二十多岁的天仙美女。想想做为丁春秋的师叔肯定比丁春秋要厉害很多啊,这个姓王的再厉害我也不信他会是李秋水的厉害!” “嘿嘿……等到了天涯海阁,李秋水把他打败了,我们在装可怜求着这位师叔祖解了我们身上的生死符,如今这星宿派又是我们两的掌握下,到时侯。我们两在双剑合壁,练成化功**,这天下还不都是我们的吗?” “哎呀,师兄英明,阿紫也就不隐瞒了。其实早就仰慕师兄许久,我对师兄心中早就存有几分情意与爱意。” “阿紫,我的好师妹,是真的吗?” “师兄,阿紫怎么会骗你呢,阿紫我……” “喂,我说你们两个奸夫毒妇谈情说爱的能不能离我远点?还有说这些背叛我的话也离我远点啊?离我不到百米远,我什么都能听的到。”王道的声音突兀的传到二人耳边。 阿紫与大雄顿时吓出一声冷汗,急呼道:“大仙饶命,阿紫(大雄)不敢了,不敢背叛你的。” “两个小丑,也是看你们挺有意思的,倒算的上是一对,路上没有你们两个活宝,还真的少了些乐趣……你们以为李秋水是救星吗?到时你们就知道了。” 王道说到这当即传令下去:“全体加速,日落前我要到天山飘渺峰。” “是!大仙我们知道了!” 随着王道下令,整个队伍开始急速加速,好在这三千门人都是身具内功之人,赶这百里山路还是没有问题的,慑于王道的淫威之下,总算在夕阳将落时分来到天山飘渺峰下。 阿紫与大雄被王道训斥后变的战战兢兢,路上再也不敢乱说话了,一左一右走有前头探路。 此时阿紫恭敬着向法架上的王道禀告:“大仙,前面就是飘渺峰了,那飘渺峰石碑后就是上山的路。” 王道闻言飞出法架,一跃而至掠过阿紫等人,来到石碑前,正见到一座一人高左右的厚实石碑上刻印着‘飘渺峰’三个大字。 王道轻轻点头:“此世界的是‘飘渺峰’与彼世界的‘缥缈峰’有一字之差,在细节上却是差别倒是极大,情节也是,武力层次也是,相同的是此世界的逍遥子与彼世界的无崖子差不多都是将死之人了,也不知能不能再救上一救。” 王道微微沉吟说:“你们这些人马就在这等我吧,阿紫大雄,你们两替我守着路口,等我下来后再上天涯海阁与灵鹫宫。” “是,谨遵大仙之命!” 王道越过石碑走上飘缈峰而去,等上到峰顶,天色已然大黑,峰顶四处皆是山石嶙峋,晚风呼呼,但中间有一处平坦之地,一处方正的大石桌上摆着玲珑棋局,那后方有十几阶蜿蜒的阶梯,通向幽幽的山洞,那正是神仙洞。 “噫!?此处居然是一处天然阵法,在摆上这珍珑棋局,难怪会有幻境出现。” 王道神识扩散到方圆之百米之内,才发现此处奥秘,四周的怪石分布,与此间呼啸晚风,还有此地环境相合,虽然看上去荒凉,但却隐隐间让人心神浮动。 王道的无限超神空间自开启后,不断有神秘学人士兑换出售玄学知识,其中的有关天地自然的风水学,阵法等知识是王道最近一直在研究的东西,王道达到二阶炼神层次后,在真元上的修炼已不是主题了,更多的是在法则,精神这样的玄乎的东西上,随着知识储备的增加,王道的修炼开始向横向发展,多面化,全能化,诸如风水,阵法,丹药,炼器,符法,咒法等等,由于王道是有创造超神星球的经验的,身为超神星球之主,自然而然在地理环境上涉猎最多,自然而然的在风水学与阵法上更易精进。 换成没突破到二阶的他,对于风水,阵法方面还真的是所知不多。 王道没想到今天在此世界找到了这样的半天然幻境阵法,果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你是何人,来我飘渺峰,所为何事?居然能一眼看出此地奥秘.”却见一位年约六七旬的灰袍老者出现,站在神仙洞前石阶上,表情极严肃的问道。 “呵,你是苏星河吧,这小玉佛是信物,拿去吧。”王道没有回答老者的问题,却把少林方丈的小玉佛扔向了苏星河,心里道:这世界的苏星河到是比那世界的苏星河多了些仙风道骨。 苏星河眉头轻轻一缓,原来是少林方丈大师介绍的人,他伸手接过小玉佛,微微一拂一看,确认是真的信物,微微点头。 “你是少林方丈介绍的人,难怪有此眼力,不过切不可因此而小视此棋局,你且先试试能否破的了棋局再说吧,若能破便送你天大机缘,若破不了,便下山去,不要扰了此地清静。” 王道本想直接了当的进入神仙洞见逍遥子,不过难得见到此地半天然幻境,那不如先试试这幻境威力。 “哦,那也好。”王道走到棋局前,左手随意一挥,平地生出一阵清风,绕着棋台拂过,将上面的灰尘扫的干干净净。 苏星河看到这心里微微一惊,这年轻人好深厚的功力!也许真的能破了此局,师父的传承有希望了。 王道坐了上去,随意拿起一子,悠然下了一子,立时乾坤变色,再次回过神来,身后公交车的引擎声响起。 “xxxx站到了,到站的旅客请下车……” 转头回首,此时的王道一身杂牌的正装,肩挎着公文包,似乎刚刚从这辆公交车上下来,站在一旁,怅然不已。 “呃,我怎么在这里?哦,对了,我刚从客户那回来,这个单子成了,对,先给经理打个电话。” “喂,经理啊,是我小王啊,今天去的客户单子成了,老规矩,先付一半定金,明天转账……离下班时间也不远了……哈,那我就先回去了。” 王道迷糊的挂了电话,不知是不是炎热的天气的原因,他脑袋有些发晕,忍不住靠在一旁墙角,从公文包中拿出绿茶喝了一口。 “哎。”王道叹了口气,慢慢走到公立绿化带树阴下,有轻轻微风拂过,精神似乎清明了些许。 “总感觉哪里好像不对,到底是什么呢?”王道疑惑的想着停在原地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想明白,摇摇头心想算了,赶紧回家玩游戏吧。 刚走了两步,脚下叮叮作响,王道定睛一看,原来是个银白色指环,被自己踢的滚动开来,在路边上滴溜溜的向前滚动。 这东西对我很重要! 不知为什么,这个念头在脑海里扩散,王道急切的冲上去想要拾起那滚走的指环。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