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唯有此,方是我道 - 我的超神空间

第4章 唯有此,方是我道

王道也不禁叹了一声:“没想到一个简单的马步,包含着那么多奥秘啊,也不怪我总是在网上听着网上的网友说,真心要练武的话,没个师傅,那是会练出毛病的。” “是的,国术可不是拿一本秘籍瞎练就能成为高手的。现在的时代,科技发达,武术毕竟式微了,能诚心练武年青人越来越少,你们能有缘看完练拳,又坚持那么久,却是心诚之人,我这才愿意教你们,我提前说好,练武比你们想像中的要更吃苦,更需毅力,如果真的想学,我认真教,如果不愿意,就此离开,也没什么。” 两人连忙摆手,开玩笑,好容易得到这大机缘怎么会放弃呢?纷纷表示一定努力学习的。 王道心中却多想了一丝,原著中唐紫尘可没有这话,看来,因为我年龄的问题确实被她不看好,这些话更多的是对我说的。 想到此处,王道心里更是暗暗发誓一定要更努力,王超练拳靠的是毅力与年轻,我靠的是毅力与源能!有源能在,什么武功都可以不停的练哪怕练出内伤,也可以瞬间治好,这才是我的优势,当然,更要吃的苦头才行,这其中拉伸筋骨就是第一道大难关。 “你们看我怎么蹲的。”唐紫尘这才开始用心教学,两人可以仔细观查到她身体轻微一起一伏,如微风吹水波浪一般。 “你们蹲着。”两人在身后依样画葫芦。 “蹲一定要劲先到脚掌,起的时候,脚底五指要学鸡爪一样死死抠在地上,五个脚指一抠,就牵动了小腿的骨头和肌肉,膝盖自然挺起来,膝盖一挺,大腿一绷紧,提腰,收腹,这是起劲。” “伏下的劲,你们脚掌要像鸭鹅一样,脚蹼,五指松开。这样膝盖一松,大腿松,腰坐,腹鼓。” “就在这轻微起伏之间,不停转换全身重心,这样才能不使重心老落在一个地方造成损伤” 二人开始根本做不到这一起一伏,可唐紫尘就在身边,每当二人的劲没落到正确位置,就是一脚,二人被踢的地方针刺一样受刺激,全身的劲吧嗒一下就到位了。 “起伏的幅度不要大,就在脚指一寸的距离,你们一起一伏要始终在这一寸距离,劲蹲的越精确越好。”唐紫尘此时化身严师可效果却出奇的好。 原本只能蹲五分钟的王超,延长到二十多分钟,王道却有将近过了三十分钟。 王道不禁感叹,果然男人就是要持久啊。 熟知原著的他知道,还有马步的要点,凌空虚顶,早早的将头顶正,双目远视前方,反倒是比王超更持久了。 此时王超开始头晕想吐,他当然不是怀上了,只是没得法罢了。 “是不是感觉到头晕,像晕船一样,要呕吐?”唐紫尘好像知道王超的感觉。 王超连忙点头。 “不用站了,你先起来吧,看看王道站的样子。” 王超这才转身看向王道,足足看了快十分钟,王道才有些吃不住的意思,也被两人看的不好意思,顺势起身。 “看出什么了吗?你年少气足,身体根骨比王道好多了,却站的没他久,就是比王道少了这一份味道,你知道是什么吗?” 王超迟疑。“王道哥,好像双眼目视前方看的远,注意力不在眼前,站的很正。” “王道,你能说说为什么吗?”唐紫尘开口问道。 “我,我开始练的稍久时,总感觉气息不畅,平时我心情不好时,总喜欢眺望远方,刚刚想着多坚持一会,就寻思着转移注意力,看着远方,不觉间觉得视野开阔,渐渐的又能坚持下来了,如果不是你们看的我不好意思,我觉得还能继续站呢。”王道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骄傲的说。 “很好,王道,你虽根骨定型了,可这冥冥中的悟性却是要强上不少,可我这里要说一句,练武之人,要做到心无旁骛,能处于闹市而心不乱,才是修炼到家,只是我二人的注目,你就受不了,日后若要经实战打斗,你又该如何?你悟性不错,这心性却差了许多。” 唐紫尘的话,让王道沉默了,心性,毅力正是王道以前最大的毛病,随后,王道缓缓点头。 “是,尘姐,我,记住了。”话轻,却极认真。 唐紫尘闻言,微微一笑,对王道的评分加高不少,此子倒还真的有值得我教的地方,好吧,教一个是教,教两个也是教。 “王超,你本该比王道要站的更久的,因为你身体比他要好多了,可就是少了一些东西,反而站的没他久。” “啊!我少的什么啊?”少年的心性,让王超不愿比不过别人,急忙问道。 唐紫尘缓缓说道。 “你站马步,少了像他这样的凌空虚顶!” “凌空虚顶?那是什么?”王超疑惑。 “这是八卦形意拳经中的术语,也难以解释,王道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样吧,你们跟我来。”唐紫尘,转身就走。 “到了前面的河堤,你就懂了。” 公园外正是一条大河,大堤上有隆的老高的水泥台阶,足有几十级陡的很。 唐紫尘率先而去,两人紧跟其后。 “我了个擦的,我记得这一节,唐女神会抓着王超上大堤啊,怎么现在没有啊?按剧情发展,不应该唐女神一左一右抓着我俩的手上去吗?这剧情不对啊!连唐女神也只喜欢嫩草啊,一定是不想抓我的手才会如此吧?是这样吗?是这样吗?”王道心中狂呼,却丝毫不敢停步。 二人站马步站的双腿酸软不堪,再这么走了一大段路,爬着几十级水泥阶梯,差点没直接趴在地下。 唐紫尘雷厉风行的不等两人休息,一指眼前辽阔的大河。 “你们看这江景!” 两人顺指望去,只觉得这河觉得这河奔流向前,辽阔至极,岸边水花激荡,两岸积雪皑皑,景色十分的怡人。 看着看着,王超舒服多了,王道浑身也好了不少,没有再气喘吁吁。 “古人言,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原来如此,登高望远,视野开阔,心情自然轻松,疲劳缓解,这就是凌空虚顶啊,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哈哈哈……”王道又在努力刷着存在感。 顿时间,一旁的王超也痴了,看着远处的奔流不息的大河,悟了。一扇从来没有见过的大门向着他慢慢开启。 “道理与姿势我都告诉你们了,你们先练习半个月吧,半个月之后,在这里等你们,看看你们站出的效果如何!”唐紫尘说完就走,河堤上,轻风拂过,映衬着唐紫尘干脆的身影,这一刻,王道也痴了,再看向眼前这大河,忽然间豪情大生,更坚定了学国术的心念。 唯有此,方是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