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童姥篇 】第27章 逍遥子是传承之名 - 我的超神空间

【天山童姥篇 】第27章 逍遥子是传承之名

ps:看《我的超神空间》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惑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ps:感谢五月初书友【三天杀一人】【望神灵】【种菜的花农】【宇宙时空管理局】【湮雨江南】的打赏支持! 还有众书友的月票支持! 休息两日总算好了些,不过还是不能坐太久。 …… 天山飘渺峰左近有一处人间乐土,乃李秋水的天涯海阁,飘渺峰顶神仙洞中避居着活死人逍遥子,峰顶之下一处较平缓之地有一处清冷古朴的建筑群正是灵鹫宫。 这三处正是天山派三oss的所在之地,神仙洞中逍遥子,天涯海阁李秋水,灵鹫宫中巫行云! 三者虽相距不远,却在早年因情所困几乎老死不相往来,而今天,那整日在天涯海阁中逍遥自在的李秋水,却带着阿青上了灵鹫宫。 灵鹫宫中巫行云正闭目养神,双手掐着一个玄妙指决,吐纳元气,修复着伤势,前些时日她强上飘渺峰,先于李秋水大战良久,后又被活死人逍遥子运起百年北冥真气隔空一记掌风击中,受了不轻内伤,损了元气~,ww↗w.,连头顶漫漫青丝也有大半化为雪白银发。 巫行云吐纳完闭,哀然一叹,右手轻轻一抚散落在胸前的银发:“为何我不能是男儿,师兄你如此狠的心,一掌将我打伤不说,害的我连不老容颜都差点维护不住,更可恨的是不让我见沧海,你已是将死之人。为什么要拖着沧海呢?真正能疼爱沧海的人只有我巫行云!” 此时灵鹫宫正殿冷清孤寂没有任何一人,其她侍女也知巫行云上次从飘渺峰神仙洞下来后脾气一直不好,原本就孤冷的性子越加古怪,所以不被召唤是绝不敢出来的,巫行云便盘坐在这空旷孤冷的殿中自怨自哀,神伤不已。 巫行云一双美眸忽然一缩。她差觉到一缕急促的气息,从正殿外飞越而来,巫行云心中微惊凝神感气,却发现是两道气息,第一道气息急促有些古怪,第二道却是老对手李秋水的气息,当下她银牙轻咬,摆正姿势道:“李秋水,你居然敢来灵鹫宫。莫要以为我被逍遥子打伤后就不是你的对手,在这天山之上,没有人是我巫行云的对手,快点给我滚出来!” “哎哟,师姐啊你怎么这么大的脾气呢,我这个做师妹的来瞧瞧师姐伤好没好些而已,切莫伤了元气啊……哎呀,师姐怎么换了头发啊。这雪白银发瞧着倒是更美了些呢,配上师姐的容颜倒是绝配呢。” 却见李秋水一身红色宫装长衫。朝天凌云鬓,妩媚妖娆,她不像妹妹李沧海喜欢素白色宫装,更喜欢一些鲜艳的衣服,这红色正是她喜欢的。 巫行云看着李秋水与李沧海别无二致的容颜,却是气的牙痒痒。若不是伤势还未全好不宜动武,此时定要她好看。 “李秋水,你来我灵鹫宫想要做什么?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更没有逍遥子帮你!” “师姐啊,看你说的。做师妹的真的是来看望看望你呢。”李秋水娇颜媚笑着说。 “你有这么好心?” “师姐切莫这么说,做师妹的当然也有些私事相求,希望师姐答应呢。” “哦?你李秋水也有求到我巫行云的时候?那就说来听听。”巫行云心中奇怪,今天的李秋水怎么变了性子,这般示弱到底为何。 李秋水心里暗中闷哼咒骂,若不是阿青对我忠心耿耿,所中生死符又太过难解,我李秋水怎么会向你示弱,还有那突然冒出来的逍遥派中人王道,实在太古怪了,居然也会北冥神功与生死符,这可是我天山派不传之秘啊。 “阿青,快上前求我师姐给你解了生死符吧。”李秋水冲阿青示意。 阿青乖巧的上前就是一跪,双手抱头举过头顶道:“拜见童姥,我是阿青,求童姥解我生死符之苦,阿青实在受不了了。”阿青这才抬起头,呼吸更加急促。 那日王道一记生死符打在阿青身上,每日发作半个时辰,痛苦不堪,好不容易坚持到天涯海阁,求着李秋水解掉,本来李秋水也没当回事,出手想解了这‘假生死符’。 生死符乃天山派秘传绝学,李秋水虽然不是精修此学,但其中要决还是知道的,自问出手解决生死符还是没有问题的 谁知真正出手后才发觉这‘生死符’与天山派生死符有异曲同功之妙,虽然没了增加功力的作用,却在折磨人的玄妙上更为可怕,阿青体内的‘生死符’真气阴阳性质时刻变幻,又附于体内穴位游走,实在难办,想要强硬用深厚功力化去,奈何这‘生死符’真气质量竟然隐隐间比自己的功力还要精纯,这并非在自己体内而是在阿青体内,若强硬勉强化掉,搞不好阿青非得经脉寸断不可,到时解符不成反倒成了杀人了。 李秋水这时才认真起来,对于那位还未见面的王道,起了警惕之心,此人自称身怀北冥神功,又会生死符,就算是假扮的,也是有真正的本事的,不说其它,但但这真气的精纯度,还有这另类的‘生死符’都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此人又一言不合轻松的杀了那个有野心的丁春秋,绝非浪得虚名,李秋水是知道丁春秋的功力的,便是她亲自出手,也要颇废些手脚,损耗不少功力,搞不好还要遭到反噬,虽然她嘴里说化功在天山派中不算什么,但天下间任何武功修炼到极致都不容小视,这丁春秋的化功已到极致,李秋水犯不着为了丁春秋那点野心而出手,至于丁春秋对逍遥子下毒,李秋水就算有耳闻也没怎么在意。甚至心里隐隐的很是高兴,若师兄死了这天山派除了巫行云那个老妖婆外还有谁能和我斗?到时解决掉巫行云后,习得北冥神功,再灭掉丁春秋就易如反掌了。 所以她安排了阿青当卧底,时刻监视着丁春秋,本来这些谋算都好好的。谁知道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逍遥派王道,用‘北冥神功’干掉了丁春秋,又用‘生死符’给自己还有巫行云带话,看来此人来者不善啊。 想清楚了这些,李秋水顺势便带着阿青来到灵鹫宫找巫行云,一则巫行云精修童姥神功又专精生死符,解掉这来历不明的‘生死符’应该没问题,二则那王道武力高强,从那‘生死符’的真气精纯度看来。搞不好自己一人也不是对手,便拉着巫行云联手才万无一失。 “生死符?!笑话,李秋水,你别拿我开玩笑,我可不记得给这阿青种过生死符。” “阿青,把你身上生死符的来龙去脉向我师姐说清楚。” “是,阿青明白,童姥。我身上的生死符是……”阿青恭谨着将丁春秋率众登上少林寺,王道出手。自称所学北冥神功等等,说的一清二楚。 巫行云一张脸上阴云密布,听话后开口说道:“逍遥派,逍遥派……” 李秋水开口问:“师姐,这自称逍遥派门人的王道到底是什么来路?北冥神功,生死符可都是我天山派不传不秘。他从哪里能学到,逍遥子,逍遥子……难道是师兄在外面留下的传承?” 巫行云开口回答:“不,你入门晚,有些事没听师父说过。其实我天山派早些年确实称作逍遥派,师兄他的原名并不叫逍遥子,时间长久我也忘了他叫什么了,叫了他近百年的逍遥子,他也把自己当成了逍遥子,但是你还记得师父的名字吗?” 李秋水幼年时与妹妹被师父收养习武,那已是近百年前的事了,那时还记得他们师兄妹四人快快乐乐的…… 李秋水想到这神色陷入回忆中,再看巫行云,双眸渐渐显出柔和之色道:“师姐,记得那时刚入门时,你是大师姐,最照顾我和沧海……可如今却……” 巫行云同样心中一柔:“哎,秋水,这些事都过去近百年了,没想到你还记得。” 李秋水:“师姐,我,我这些年……” 巫行云:“也罢,岁月匆匆都已忘了初心,你还能叫我一声师姐,师姐我便还认你是我师妹。” 李秋水与巫行云两人眉宇间的凌厉不觉间消失了,一旁的阿青瞧着古怪,但不敢发话。 李秋水这才想起什么,同时轻移莲步走到巫行云身旁坐下,轻轻依靠:“师姐,我想来了,师父的名字也叫逍遥子!” 李秋水刚刚依靠,巫行云身体一颤,这熟悉的依靠上一次是哪一年?这个念头同时在李秋水与巫行云心灵里响起。 随后巫行云继续柔声道: “没错,逍遥子的名号是历代掌门人才有的名字,逍遥子之名是传承之名,而我派很久之前并不在天山,只是后来定居在天山,天长日久下逍遥派便变成了天山派,我想如果这王道真的会北冥神功的话,也许这王道身上的武功是来自某位师祖在山外留下的传承吧。” “阿青,你把手伸来,我且看看你身上的‘生死符’到底有何玄妙居然难到了师妹。” “是,阿青遵命。” 巫行云抓住阿青的手,细细把脉,输入真元探测着试探着阿青体内‘生死符’的特性,质量,精纯度。(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惑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惑微信公众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