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童姥篇 】第26章 王道的歪理 - 我的超神空间

【天山童姥篇 】第26章 王道的歪理

ps:感谢书友【望神灵】【绯月樱泣】【湮雨江南】的打赏支持! ………………………………………… “力高,古道,阿青!快给为师上啊,杀了他,给我杀了他!”丁春秋急病乱投医命令着身边的三大弟子出手。 “是,师父!”三人摄于丁春秋的淫威,不敢不从,阿青持剑劈来,力高与古道更是冲在最前,手中兵器恶狠狠的砸去。 王道微微转头,左手中的化功**功力,微一动,左手大拇指与中指微一掐一弹,分出两道稍小一些的能量弹射向力高与古道,以不可阻挡之势打在二人身上,二人心中大骇用中手兵器一挡,却没挡住,正中胸口,顿时呆立当场。 古道,力高二人披头散发动也不动,但体内却已被化功**完全腐蚀,成了空壳,只来及说出一声:“化,化功**,好可怕的威力。”两人皮膜骨肉交融化为尸水。 身后阿青呆住了,不敢再进一步,而王道则微微赞道:“不错啊,丁春秋,你这化功**练的比那个世界的要强太多了,比王水硫酸还要霸道,简直就是化尸水啊。” “还有你!阿青是吧,看在李秋水的面子上,你走吧,不过要给我带个话,丁春秋厮欺师灭祖,以七虫七死药暗害无崖……不对,应该是逍遥子才对,他暗害逍遥子罪则当诛,还有……” 王道左手再次一弹,一道薄冰似的真气打向阿青,正是另一个世界的生死符,阿青抵挡不住受了这真气,但摸摸全身却毫发无伤。生死符到了先天层次后。再也不用借助外物酒,水之类的了,直接可用真气组成,变化由心,更具威能。 “生,生死符?”阿青面色惨白。浑身乱摸,又想打坐逼出生死符。 “别摸了,我这确实是生死符,不过与天山童姥的生死符不一样,每日只会发作半个时辰,让你点苦头吃吃,等你上了飘渺峰后,便让巫行云看看能不能帮你解掉吧,当然。秋水师叔若能解掉也可,不过你一定要给巫行云带个话,等我事情完毕,会上一趟飘渺峰灵鹫宫和天涯海阁会会她和李秋水,现在去吧!” 阿青抱拳低头,银牙轻咬,点头回答:“是,谨遵前辈教诲。阿青遵命。”阿青不知道王道是如何知道她是李秋水的暗子,但是如今这不可一世的丁春秋就要完蛋了。也就不必在意这些细节,当下最后看了一眼丁春秋的惨样,心中微骇,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丁春秋数十年精修的化功**一点一滴的被王道吸到左手掌心,氤氲间。丁春秋大半生化功**功力全部被吸走,此时王道手中化功**的功力也变成蓝球大小的能量球,并且越且凝实。 丁春秋此时的面容在变的苍白,性命交修的化功**脱体而出后,连带着他的寿元生命力也被吸走了。 片刻后。不可一世的丁春秋已变成垂垂欲死的古稀老头,皮肤褶皱,他所有的功力已经全被吸走。 又一记生死符打入丁春秋体内,这位酷似现实港影明星任大华的枭雄瘫倒在地,发出阵阵惨嚎,此世界的生死符讲究的是生死一符,‘顺我者功力大境,逆我者经脉尽断’同样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生死死,尽在我手’。 这一点上此界的生死符要强过王道去过的那一界生死符,居然在控制他人时还能涨功力,果然是玄妙。 王道所会的生死符强项在于折磨人,使人痛楚更多,更加凄惨,他欲上飘渺峰与二人论道,自然要来点下马威,因此冲阿青打了一记生死符,省得上山后被人轻慢,毕竟此界的李秋水和巫行云都是霸道的性子,唯有实力才能让人敬重。 王道的生死符造诣随着境界与功力的提升,更加变幻玄妙,自身真元更是精纯凝实的过分,他有相信阿青身上的生死符会让李秋水与巫行云大开眼界。 而丁春秋身上的生死符,则完全是为了折磨了。 丁春秋凄厉惨嚎声中度过了三个时辰,最终耗尽最后一丝生命力,硬生生的痛死了,在此界还没到颠峰就这么死了,也怪王道不给他风光的机会。 “说来你也是绝世枭雄,最后练成北冥神功又打败李秋水巫行云二人,虽然是捡了她们功力丢失惨重的便宜,但到最后居然有大意志挺过北冥重生法那一关,不得不说在心性上要强过太多。” “我本想留你一命看看你怎么挺过北冥重生法的,但是思前顾后,元神级高手至少是三阶大能,原剧情中阿紫与虚竹合力灭了你两次,才真正死透,这世界的话,我可不想节外生枝,若到时你挺过北冥重生法,又先行逃离,避过元神还未成形的虚弱期,再打上门来,到那时,麻烦就大了!” “我是穿越者没错,但我绝不犯那种故意坐视敌人变强的傻b行为,要么不惹,要么惹了,我就赶尽杀绝!” 王道左手化功**的功力,拍向丁春秋的尸体,腐蚀出一道十多米的大坑,尸骨无存,魂飞魄散! 解决掉丁春秋后,剩下的那些乌合之众也是小事,王道两记生死符打在阿紫与大雄身上,这两个心怀鬼胎的师兄妹乖乖的听话去收拢一盘散沙的星宿派弟子。 此时阿紫与大雄正跪在王道面前禀报着: “大仙在上,阿紫与师兄已经收服所有星宿派弟子,听侯大仙吩咐。” “大仙在上,一统江湖,称霸武林,大雄愿在大仙身后肝脑涂地,听侯差遣。” 此时王道正坐在大雄宝殿偏堂,身旁坐着的是少林方丈,还有那个傻和尚虚竹,此时十数道斋菜正摆在桌前,王道夹着筷子一一品尝。 “方丈大师,这少林的素菜虽然清淡。倒也别有清新的味道,不错不错……唔,阿紫,大雄是吧,那神木王鼎呢?”王道别吃别说着。 大雄冷汗淋漓,向后拍手。两个下属端着神木王鼎走到王道面前,恭敬奉上。 “大仙,这正是神木王鼎,大雄不敢私藏。” 王道拿过神木王鼎,但手一拂收入随身空间,这一手袖里乾坤着实吓了在场所有人一跳,这已经不是武功的手段了,难道他真是神仙吗? “阿弥陀佛,施主。这神木王鼎非是正道东西……”方丈的意思是神王鼎是练化功**的辅助品,最好是毁去。 “方丈大师的意思我明白,不过这世上什么东西都是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这神木王鼎丁春秋拿来吸引毒蛇毒虫来练功,但放在神医手里却是拿毒蛇毒虫来炼疗伤解毒的奇药,世间道理并不能单纯以善恶来区分的。” 方丈一时无言,唯有轻念佛号。不再回话,而一旁埋头吃菜的虚竹却听的若有所思。 三天后。少林寺的总算风平浪静起来,江湖上已经传遍少林寺天降一位仙人一般的高手杀了魔头丁春秋,如今那些四散的少林弟子又重新回来了,方丈什么也没多说,还是允许这些弟子回归了。 王道此时向方丈辞行,同时将少林七十二绝技原本全部还给了少林方丈。 “方丈莫怪啊。我这人就有个毛病喜爱收集观看天下武功秘籍,所以那日上山时第一时间去的藏经阁……哈哈,今天原璧归赵喽。”王道挥手放出七十余本秘籍,所有功法都记下了,又记了副本。归还原本也就无所谓了。 之所以三天后才还是要实验易筋经有没有隐藏功法,很可惜的是沾水后并没有,所以等到今天易筋经被烘干,也该物归原主了。 少林方丈已是见怪不怪王道的神仙手段,对于七十二绝技被王道所得,他也早在虚竹那里知道了,也有心理准备的,本就有暗中副本,谁想王道还能归还,这就再好不过了,毕竟是救了少林不被灭派的恩德,这‘事’虽不小,但此时也只能揭过了。 王道最后拍拍虚竹的肩膀,打趣说道:“虚竹兄弟,昨天拿你做易筋经实验,你可莫要生气啊,这不你也因祸生福吗?学会易筋化气法,自此天下毒素无不可解,百毒不侵不说,还功力大增,日后少林寺如果在你手里肯定能发扬广大。” 虚竹唯唯诺诺的念了声佛号这才回答:“施主下次切莫这样了,小僧昨天差点真的要死了。” “你啊,我这是告诉你善恶的用法,想想看,这善的易筋经化了恶的巨毒,又可增加功力,这岂不是金刚护法之道?少林有此劫也是少了怒目金刚之故,今日我杀了丁春秋,但日后难保会有千千万万个丁春秋出现,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虚竹一时无言。 “这世上有善自然有恶,有恶运,自然也因善运,有魔头灾祸,所以也有神佛慈悲,善恶这东西在老天爷看来都是一视同仁的,唯有力量最重要,虚竹啊,这个道理,你明不明呢?” 王道将原著中阿紫那种没魔就没佛的歪理,扭正了,再换个角度说给了虚竹听。 虚竹双目有神,听了进去道:“好高深的道理,小僧听明白了,多谢师兄的提点。” “哈哈哈……不错,不错……”这傻虚竹,我也这是歪理啊,懂不懂呢。 王道畅快一笑,运起轻功飞起,飞驰空中,猎猎轻风拂身,恍若仙人一般御风而去,前方少室山下,阿紫与大熊率法架恭迎着王道从天而来! “恭迎大仙法架!” “出发,去天山飘渺峰!”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