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童姥篇 】第23章 让丁春秋带带路 - 我的超神空间

【天山童姥篇 】第23章 让丁春秋带带路

…… 夜凉如水,漆黑如墨,本该是清净修行地的全真教门派道观重地,却是一派兵荒马乱之景,刀剑声,血肉声,劈砍声,层层不绝,星宿派三千多人马夜袭全真教,眼见四方火焰滔天,师门长辈的一刻前还不时传来鼓励大家迎敌,到了此时却已然没了声息,有灵醒的弟子明白这些师门长辈在前面迎战星宿派老怪恐怖已经凶多吉少了。 有悲愤者拔剑死命挥砍,身中刀剑无数,悲声急呼:“为什么要灭我们全真教!?” 阴险狠戾的声音回答:“因为你们不服我星宿派,不服我派者皆杀,众弟子听令,老仙已灭掉全真教所有玄字辈老道,剩下的这些徒子徒孙也一个不要放过,全都给我杀!一个不留!” “星宿派的邪门外道,我跟你们拼了!” “给我杀!!” “是!!”渐渐打斗声还盛,可已然大势难回,星宿老怪的化功**已入化境,全真教那些纯字辈老道联起手来无一是对手,盖因此功练成招式内力中又含巨毒又可化去敌人功力,诸人打斗中不敢硬接,投鼠忌器,而星宿老怪可没有这个顾忌,阴狠毒辣,无所不用其极! 七位纯字辈老道,包括掌门与长老,一共七人摆下北斗七星剑阵法,迎战星宿老怪丁春秋。 七人心意如一,剑气通神,招招剑式凌厉,一时间竟然与丁春秋斗个不分高下,只听其中为道的掌教纯阳真人朗声喝道: “丁春秋!你是奈何不了我们北斗七星剑阵法的,我全真教不会听命你星宿派的,速速退去!” 丁春秋束手站在阵中,眉目间胡须雪白。相貌富态,面目红润,若不是嘴角露出阴狠邪异的笑意,怎么看也似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员外,他挥了挥右手衣袖,看着手臂间衣衫破裂。有一道剑痕,有汩汩鲜血直流,正是刚刚落了下风,被七人围攻下的剑气所伤。 七位全真教老道也正因才暂缓剑势,好言相劝,他们也明白不让丁春秋吃些亏是得不了好的,招招不留手,但丁春秋的化功**确实邪异,威力无穷。七人联手剑阵,竟然只能略占上风,实在可怕。 “七个老牛鼻子,不得不承认全真教还是有些门道的,这北斗七星剑阵果然名不虚传,难怪我那老不死的师父赞誉有加,可惜啊,你们这七个废物功力太差。才发挥一点皮毛,不过这也能伤到我。也算是你们七个勤练有加了,可惜啊,今天这全真教我丁春秋非灭了不可!你们这七个废物就看着吧,七个废物!哈哈哈哈……”张狂肆意的笑容没有任何掩饰,丁春秋扫看着七位全真老道,全是蔑视之意。 饶是七位老道平时养气功夫精深。今日不知如何却心浮气躁了起来,众人齐声喝道:“杀!!!” 七人心意合一,剑势并起,真气深运,发挥全身功力。再不多言,誓要丁春秋好看。 丁春秋雪白须发下的脸上看到七个老道动真怒了,威力更增,反而不惊且喜,他一双肉掌运起所有化功**,迎了上去,掌掌蕴含真力,与七人合力的剑气硬碰碰的再次打了十六回合。 忽然七位老道中最弱的一位,胸口一阵反复,张口就是一大口黑血吐出,连带出恶臭之味,手中长剑跌落手中,毒气攻心,双目圆睁就这样死了。 北斗七星剑法少了一人后不攻自破,其它六位老道相继悲呼! “师弟!师弟你怎么了?” “毒,中毒了,丁春秋你这个阴险的卑鄙小人,居然暗中下毒!” 丁春秋阴阴戾笑:“纯阳老道,你带着六个师弟打我一个,我自然要使些省力的手段,哼哼,你们体内的毒快压不住了吧,老仙我现在就站在这,看你们打上来。” 丁春秋身后压阵的诸多弟子,同时齐声欢呼喝到,大声喝出马屁口号。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法架中原!” “星宿派,人人拜,老仙威名震天下!” “星宿派,人人拜,老仙威名震天下!” 其它六位老道,怒极攻心,强自拿起手中宝剑,越是动起真气,越是毒发的快,不一回已然相继吐血,气若幽丝。 丁春秋飞身上前,连拍六掌,六位老道相即惨死当场,其中纯阳老道的尸身被他独独留下,放回法架之中,而其余人的尸体发出滋滋声响,渐渐化为脓水,化为一滩恶臭,身后门人弟子的口号喊的越加响亮,对于丁春秋的手段他们是即羡又怕,无一不卖死力气高喊着。 不远处一个屋梁阴影之处,王道屏气凝神,全程观看了星宿老仙与七大全真老道的大战,低声暗道:“这天山童姥世界,不愧为中武世界,在元气浓度上只能勉强算为中魔,可这武功的神妙差之太多,连这丁春秋都是一阶巅峰的先天后期高手,这一身化功**比之前世界的要强过太多,唔,就算是突破了先天的无崖子碰上这个世界的逆徒丁春秋怕也不是对手,更别说丁春秋还有一身毒功,让人防不甚防,我若不是神识敏锐怕也发现不了,这丁春秋在打斗时,衣袖挥洒空中散出毒药,无声无息,又无色无味……这本事也是一绝了。” “好个丁春秋,居然发现了我的窥视,不然也不会废这功夫下毒了,以他的化功**全力施为,这七个老道最多耗掉三四分功力就可灭掉,现在却只耗掉一二功力,也罢,暂且留你一命吧,有你在,可以带带路,我收集秘籍倒也省很多麻烦。” 思绪间,王道已然离去,渺无踪迹,在他离去后,此世界的星宿老仙丁春秋心头微松,这才微微扭头看着四方,一时间却不敢动弹。 丁春秋眉头紧皱,心中暗骇:“何时江湖中又出现此等高手,我若不是偷练到部分北冥神功,功力大进,还真的发现不了此人窥视,这等功力比之我那师叔也差不到哪去了……不行,我先等刚才损耗的真气回复再说。” 丁春秋当下头也不回,朝后一挥手,所有门人静默,而他则在原地打坐,闭目回复功力。(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