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童姥篇 】第22章 天龙八部之天山童姥 - 我的超神空间

【天山童姥篇 】第22章 天龙八部之天山童姥

ps:换换副本,写写天山童姥哟……还有今天起是又倍月票,求大家不要藏着了,全投来吧!俺要冲前十月票啊!给力的话,下月更新可能不会变少,甚至变多的哟!俺需要有动力啊! …………………… 随着16人进入第一个异世界的时候,王道也悄然回归现实,时至如今无限超神空间的发展总算进入了正轨,他也该进入下一个世界了,自从达到二阶炼神层次,王道的主修功法北冥神功已经进入瓶颈期,丝毫不得寸进,如今忙完这些事情,总算该想法子解决了。@ 这些时日王道正在整理自己的所学,他想以原北冥神功为基,以国术为骨,以龙珠气感为皮肉,以超脱信念为神融汇出一种新的神功妙法,以求达到更高的层次。 在北冥神功上,他已经练成三篇中所有篇章,不论是【散气篇】【纳气篇】【化气篇】,在他突破先天后不久,已然炉火纯青,北冥神功第三重北冥化气已然不足矣支撑他继续突破修炼了。可以说在气之一道上,北冥神功达到第三重时,已经达到极限。 而国术上,王道在七龙珠世界成功抱丹,在肉/体的修炼上也已达到一个极限,现在还能再精进是得益于北冥神功的气道极境下水涨般高的涨,但涨的只是**强度而已。 龙珠世界里的气意双修武道给了他很大灵感,既然在气,肉/体上的修为达到极限,那么接下来该想想神上面的精进了。 单论王道此时的精神境界其实也不比龙蛇世界末期的王超高哪里去,这时的王超已达至诚之道可以前知的极细微,极奥妙的精神境界。而王道则是极宏大,极宽广的精神境界,两者因为不在一个方面所以没有可比性,这就像宏观世界与微观世界哪个精彩一样,不可轻易下结论。 因为两者到此时都要向对方的境界进发,王超要向王道学习精神方面的强化。王道要向王超学习精神方面的细微极致,当然,这只是单论境界,论战力的话,就只能呵呵了。 同等力量下,王超如同一个无坚不催的金针,王道如同一个坚硬无比的铁石,唯一相同的是两者杀人都如同杀鸡一样简单。 王道本想进入龙蛇世界走一遍王超的路,会遍世界所有高手。最终与god终极大战,突破国术精神极境,但最终他还是暂时放弃了,因为他此时还收摄不住全部的力量,以他傍身的武道金丹加持的**力量,一巴掌就能拍碎一座小山,那龙蛇世界里再叼的人也吃不起他这一巴掌……这从侧面也表明他对力量的操控力上因为力量与境界的大增,已不能完美控制。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到龙蛇世界任何对手都只是碾压……甚至上升到灭国级的战力也不为过,那又有何意义呢。 苦思良久。终于在今日灵光闪动,或许可以到天龙八部中的分支世界看看,这个世界出现过北冥元神,那么来瞧一瞧又有何妨呢?正如那些还是凡人的冒险者们都知道富贵险中求的道理!为什么我不行呢? 我王道一路走来都是堂堂正正的碾压升级流,为何就不能换换思绪也去当一回冒险者呢?不!我一直以来不都是在冒险吗?只是有计划,有预谋。有后路的冒险,我为何要想‘也去当一回冒险者呢’?我这是怎么了? 一念心惊,这些时日的事情流转回忆,再念起那女汉子李湘的坚定信念,那从七龙珠世界回归后冥冥中带出来的压力微微散去。王道只觉灵台清明,念头再生,世界又是不一样,已是明白,自己在七龙珠世界被天神的注视惊扰到了心神,差点道心产生裂痕,难怪自己回归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再穿越下一世界,原来是自己吓到自己了! 我怕了,我怕了七龙珠世界的高端武力,我怕了那天神,背后的界王,界王神,还有更变态的的高阶层次生物的注视,原来原因是这么简单! “我之道就是要求一个畅快!我何时变的这么优柔寡断了?第一次穿越世界时我还是普通废材宅男,那时我敢去面对须乡伸之的刀子,为何现在我却这般惧怕异世界了?王道啊王道,你差点变成了缩头王八道了!” 王道再也没有犹豫,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点开准备好的电影,那是他早就想穿越,却一直犹豫的世界!此时再也不犹豫。 《天龙八部之天山童姥》 一声淡然的画外男音响起,开始叙述着一段武林中的传奇门派下的精彩故事…… 相传武林中武功最高为天山派,天山派有玉玲珑和北冥神功,练成后可以长生不老,天山派有掌门逍遥子,还有三个师妹,巫行云和一对孪生姐妹李秋水和李沧海,秋水和沧海同时暗恋师兄逍遥子,而巫行云却对小师妹李沧海…… 天山飘渺峰之上,玲珑棋局座前,苏星河屏气凝神,执棋将要下第一子。 “星河,你闯这个棋局成功的话,就可得我北冥神功的百年功力,再配合本门至宝玉玲珑,上可制李秋水和巫行云,下可铲除丁春秋这个叛徒,此战牵动天下武林,你可千万要小心呀。” “这个玲珑棋局暗藏生死动静,乾坤晦明,是我们天山派镇山之宝,星河,你要万念不生才有机会破此棋局。” 飘渺峰之上传出的飘渺之音正是逍遥子,他被叛徒丁春秋毒害,已然命不久矣,唯有一身百年功力吊着性命,但不欲此身功力消散想要传给大徒弟苏星河,可惜苏星河境界不够,心神不够专一凝聚,若贸然传下功力不能驾驭功力,只会爆体而亡。 所以逍遥子让苏星河闯此棋局正是要他借此借棋局破除心障,凝聚心神,他好心提醒着苏星河万念不生,奈何越是如此,苏星河的压力越是巨大,当他黑子落下,陡转间,四周天地变色,心神已转入棋局之中,只听……! 一局玲珑,变化无穷,一局玲珑,变化无穷! 一局玲珑,变化无穷,一局玲珑,变化无穷! 苏星河心神懵懂间化为一位白将,万般念头化为身后诸般兵士,而前方是一位方蒙面黑将,统御着恶念兵士,双方进行大战! 当苏星河所化白将一剑劈开蒙面黑将的面目,惊骇的发现正是自己恐惧的师弟丁春秋,魔障发作,万念惧怕,露出破绽,那黑将残忍冷血,抓住机会,一刀劈中白将,倾刻,白子一方失去白将统率,自乱阵脚,化为散沙,轻易被黑子黑将一方打败,从而大败亏输! 苏星河回归心神,因为心神所伤,牵动体内气机,一口内血吐出,软趴在玲珑棋局之下。 苏星河脸上还残留挣扎着恐惧与慌乱,再轻吐两口血惶然着说:“师父,弟子……” 逍遥子的声音传来,微微叹息。 “一念不平,万恶丛生,你永远不能摆脱丁春秋这个叛徒的魔障,我的百年功力,你还是不能承受,算了,你休息吧。” 苏星河苦求着想要继续下一次的机会,逍遥子再也不答应,与此同时巫行云与李秋水相继来到飘渺峰,又是一番缠斗…… 而故事才刚刚开始,此世界悄然间多了一位穿越客,又会引起怎样的变化呢?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