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三十年河流走向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9章 三十年河流走向

………… 随着现实世界的基础法则解析完毕,空间内所有代理人接到通知,百分之九十九的物资不用在现实采购了,空间已可自给自足。 代理人与背后的势力,政府,从今日起知道无限超神空间已自成一体,无可再挡。 在此之前绝大多数的玩家与知情者都把无限超神空间当成一个虚拟真实游戏,只是奖励的东西特殊些,或者心中认定这是外星人的游戏,那个什么王道也就是个走了狗屎运捡到神器的幸运儿而已,虽然极是羡慕,但对无限超神空间的能力还有待怀疑。 说什么这个无限超神空间只是个山寨货色,并不是太过神奇,就连现实的普通物资都还需要代理人去采购…… 一直到强化属性的出现,兑换栏,功法栏,还有今天的取消现实物资采购,这一步步走来都在证明无限超神空间的能力在慢慢变强,而最关键的一步就是这物资的自给自足,从此以后无限超神空间才真正的超然物外,不受人类的任何控制。 联合国政府高层首脑紧急召开会议,吵成了一团,这个报告,那个分析……无一不在说明原本那掐住物资后勤的控制线,已经彻底断裂,无限超神空间彻底超出世界政府的控制范围,但他们也没有丝毫办法,总不能翻脸说叫大家不要进入里面吧?别说不敢,就算敢了,也没有什么效果,有机会进入这样神奇的空间谁会不干呢? 唯一能做的只有不断的不停的加强在空间中的人手势力,在另一个空间中博弈着他们想要的东西! 无限超神空间,传送广场,这里原本空旷的地界此时堆满了人。除了还在冒险世界里做任务的2000多冒险者,这时另一半2000多冒险者都聚集在了这里,倒不是他们不想进冒险世界,而是冒险世界的传送门被临时关闭了,他们同时也接受到空间停止现实物资的采购等消息。 这些玩家白黄黑三种人都有,按比例看黄种人占五分之三。白种人占五分之一,黑种人和一些棕色人种,少数人种,再占五分之一,唯一相同的是他们口中说的话都是汉语,这已经成为空间内官门通用语言,别说是冒险者了,就连那四百九十九万玩家也是如此,谁叫空间中的语言兑换选项只有汉语精通呢。对于那位存在隐藏的小心思大家都明白,再者空间内黄种人势大是众所皆知的事情,只要保持不是刻意剥削压制,白种人与黑种人们只能忍了。 “嘿,布朗姆,这次空间摆脱了最后的现实物资后勤线控制,那群该死的政客估计全慌了吧,你表弟不是在超神领地联合国驻军司令部当官吗。说下那群只会浪费纳税人钱的政客们是怎么样的反应。” “法克,就两个字。法克!平时文那什么彬彬的,现在也不是君子了,全都他娘的骂娘,可又不敢直接骂那位**oss,还有军方的首脑,不论是天朝还是m国的还是英吉利的。还有那些黄矮子国都一个样,都想着开军舰冲进超神领地呢,恨不得冲进空间里把咱们都给突突了。” “哦,万能的主啊,可惜您的光辉照耀不到空间中。那些该死的政客和军人的愿望是达不成愿望了。” “麦克,也许以后我们会变成‘主’呢,这么神奇的地方,最近我在看天朝的网络小说,才知道天朝人为什么不信耶稣上帝了,感情他们的历史是可以自行修炼成神的。” “切,算了吧,你除了玩lol溜一点,其它地方一无是处,你要是成神了,我就能成宙斯!” “布朗姆,话不能这么说啊,汉语有句话说的好,三十年河流朝东走,三十年河流朝西走,不要欺负年纪小没有钱的人啊,不然以后让你好看!” “麦克,你年纪都二十四了,年纪还小吗?进空间前现实里一周也赚不到二百美金,你还有脸说这个?对啦,这句话是在哪里看到的,好有哲学道理啊。” “法克油!布朗姆!我法克你!你等着,等我找到我的随身老爷爷导师,一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对了,我还少个未婚妻,对,她还要瞧不起我,要和我退婚,然后我对她说三十年河流的走向……这话是从一本很神奇的网络斗气小说写的。” “哦,耶死!我也要看,你这样的废渣居然能说出这么有哲学涵义的东方话,看来是本神作,东方人的修炼都要有什么道理的心,在我看来不就是要有哲学内涵吗,多知道些东方哲语,肯定就有道理的心了。” “布朗姆,为什么那些天朝人看我们的目光有点不对呢?” “我怎么知道?可能是看我们讨论到东方哲学有些感慨吧,以前都是他们在我们西方人面前讨论西方哲学,当然,那时我们总觉得好笑……现在三十年河流变向东方了,他们自豪吧。” “布朗姆,我总感觉他们也是想笑我们,看,那边的不是于诸吗?我和他一起当过队友是个很不错的朋友,我们去问问他。” 于诸已经忍的很辛苦了,两个歪果仁在他面前讨论三十河东河西和道心,简直惨不忍睹,无法直视。 “你好,于诸,又见面了,上次在超神空间我们还一起打过排位还记得吗?” “呃,我,恩,啊,是麦克啊,好久不见,有什么事吗?” “于诸这是我的死党布郎姆,布郎姆,这是于诸,那于诸我就短话长说了……” “是长话短说。”于诸嘴角一扯差点笑出声来补充。 “抱歉,汉语我才兑换一个月总会出些问题。” “没事没事,可以理解,我学英文时在语法上也总会出现问题的,你说吧。” “好吧,那我就说了,刚才我和布朗姆在讨论一些东方哲学语言,为什么好多东方人看我们的眼光不对呢?” “这个……麦克,我的朋友,那是因为你们讨论的哲学在语法上说的有些错误,那句什么三十年河流的原句……扑哧哈……哈,那个什么应该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还有这话的是那本书的作者借用古人的,并不是作者想的,所以我们听着是有些想笑的意思。”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