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我想做什么? - 我的超神空间

第17章 我想做什么?

…… 蒲元子眉头深锁,不知其意。 “蒲元子道友,我且问你之志,是想达到何等境地,听闻道门境界分为筑基,金丹,元婴,元神四境,你又是哪一境呢?” “无量天尊,小道此生能达金丹之境,寿达八百成为彭祖之流,便可心满意足矣。” “哦?金丹才八百寿吗?那元婴呢?元神呢?” “元婴寿可三千,元神据传可炼虚合道,合道的天地不死,则合道者不死,几可永世长生。” “原来如此,那我问您,这太阳是否永远燃烧?这地球是否永恒不灭?” “王道,这等小娃娃都知道的问题你也问我?太阳虽恒古不变,但也有寿时,地球依附太阳,自然也会有幻灭之日,甚至凡人都知道数十亿年后太阳还没灭,地球就要先灭了……不要再问我这些三岁小儿都知的问题。” “哦,你知道就好,那么我的志向是要成为比之地球,比之太阳还要长久的永恒超脱之路,你说,我会在意什么世界之主,天帝什么的吗?正如人类没有兴趣成为蚂蚁窝之王一般,以我之志,会在乎劳什子什么天帝吗?笑话,真是笑话,我若想统治世界,就不会开放元气值,以我之能你信不信十年之后就可横扫地球,便是不爽了,屠光所有非华夏之人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王道微微冷笑,一丝纯粹杀意外显,内接心意,外显异像,体外风起云涌,汇出源源不断的云气。结成庆云,有天雷绕体,罡风外泄,一颗圆沱沱金灿灿的‘太阳’自云内升起,在这样的异像之下,不见王道任何动作。身体直直拔地而起,脚下庆云托身,似腾云架雾一般站在上面,他单手一指,蒲元子毫无抵抗力被收摄到眼前云中,再转眼二人已到千米高空之上。 蒲元子饶是突破先天已非凡俗之人,但这骤然飞到高空之上看着脚下所踩庆云,深怕一个不小心跌了下去,虽有气流对冲形成风力。但他却已是满身大汗,这要是一个不好摔了下去,绝对粉身碎骨的节奏啊,他才刚突破,哪里有时间学习御风之术,这要是落了下去也比神仙落凡间好不到哪去。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蒲元子双手死死抓住王道衣左肩,不敢松手。深怕下一刻脚下虚软的云彩散去,将自己跌下去。 啵滋滋…… 只见王道单手伸出。右手间一颗黄色能量球从无到有不过数秒间变成一颗足球大小的能量弹,对着下方数里地外大约有十数米高山石小坡,用力一推,电射而去。 轰!那能量弹落下发出巨大声响,陡然扩张到百米大小,砸在上面摧毁一切。那地方没有硝烟,只有层层土灰升起,遮盖了里面的详情,随清风慢慢散开了,而原地那十数米高山石坡已然消失。并在原地留下百米方圆至少十米深的圆形大坑,仿佛陨石坠天而击。 “这样的攻击我源源不断的打上一天也耗不了我一分力气,我想劈山,则山断,我想过海,则水避,我之寿元可达千年,比数代王朝还有悠久,你说我会在意那劳什子世俗界和你们修炼界的权势吗?” “今个是看你成功突破先天,总算在修炼界是个入道之人,你也有军方背景,所以给让你给现实的那些有传承背景的大小门派势力带个话,让他们听着。” “不要以为有元气出现,自已宗门传承有路可走了,就在现实中搞风搞雨,请他们明白自己的志向是什么?是追求长生可期,寿元无尽,不是要各立山头,将凡人视为附庸,以为自己有点力量,就成神成仙了,敢这么想的,我也不吝啬在空间中发布现实任务帮你们清理门户。” “我已与联合国政府达成协议,针对现实中所有修炼门派,可开放门派自建山头,但必需遵守世俗界共识的法律条规,管你是先天高人还是门派大能,只要犯法就要接受惩治,杀人者死,伤人者做牢,与普通人无异。” “我这是提前打好预防针,日后像你这样突破先天的修炼之人会因为元气珠的出现越来越多,便是金丹元婴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因为这种超凡力量的复苏,现实六十多亿人类社会的势力平衡必然会被打破,我不想现实因为我而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更不想好好的问道长生的修炼界变成小说中争权夺利的修真界!视凡人为刍狗,为了些法宝灵物,或者资源之类的东西将地球打的一团遭!” “我不是想做天帝,我是想做一个规则,做一种束缚,地球还太小,人类太脆弱,不容许你们日后在这种小地方打生打死,想要资源,想要元气,想要权势,我都可以给!只要你们敢拿命去搏!” “你们猜的没有错,一月前开放的冒险世界是空间虚拟创造的世界,就如同无限空间一样,那里面的有些东西功法也都是我从异世界带来的,我确实有穿越异世界的能力,无论是电影世界,小说世界,动漫世界,游戏世界,都可以进。冒险者在其中是历练,是新手历练,唯有完成训练,我才敢放冒险者去穿越异世界,去诸天万界掠夺我们想要的东西,而不是在现实中这弹丸之地窝着。 “三天后,空间内将正式开放异世界穿越任务,但前提是成为冒险者,只有冒险者才有资格进入,你们这些修炼者,修行者,传承者,可以选择进入或者不进入,进入者可能百年之后长生可期,也可能哪天就陨命,而不进入者,后果就不用我说了,没有资源别说长生可期,便是修行都是问题……我由得你们自己选择。” 王道微微一挥手,脚下庆云分出一朵载着蒲元子落下地,转瞬间他又消失不见,唯有蒲元子在地下怅然失神,竟然有些茫然,他思索着王道的所作所为,再想想修炼界的态度,想通了些关节,终有所悟。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