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牛鬼蛇神…… - 我的超神空间

第39章 牛鬼蛇神……

………………………………………………………………………………………… 蒲元子与黑木瞳的事情只是个小插曲,其他人在军人们的带领下来到临时接待站,这些在外界叱咤风云的暗面大能,此时也只能乖乖的排队,不发一言一语,这些人有一身僧衣的和尚,有彪悍气息的黑帮杀手,还有黑人模样的神父,还有一个居然是英国有名的皇家分支贵族女,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贵有贱,但到了这里,是龙都给卧着,是虎都给趴着,在这里外界的一切权势力量都是浮云。 临时接待站中,摆放着简易的书桌,电脑,资料,文件,一位有着书卷与军旅气息,戴着眼镜三十多岁左右的儒雅军人,他叫易隆涛,刚刚换班来记录这一批来客,此时易隆涛正一丝不苟的记录着他们的信息,分配房屋。 这时其中一位身着僧衣,胖头大耳的和尚念了声佛号,走上前,军人开始了新的记录。 “慧海,男,68岁,职业云游僧人,分配房屋a区b32房,这是你的房间钥匙,你的行李将会在不久后运到,注意接收,还有……噫,你有68岁?”易隆涛念完慧海的资料后,看着慧海的面容忽然发现不对,明明年纪是68岁,可眼前这位慧海和尚面色红润,肥头大耳,身材壮硕,皮肤细腻粉嫩,五官不算俊郎,略有些丰润发福,但有一种特殊的韵味,好似庙宇里安坐的欢喜佛,眉宇间带着淡淡的笑容与欢愉之色,观之有如沐春风之感。抬眼看上去极具亲和力,易隆涛不由自主的生出淡淡好感。 易隆涛之所以这么诧异慧海的年纪,是因为此时慧海的面容最多只有四十左右,很是丰神俊郎,怎么可能是68岁年近古稀之龄? 慧海淡淡的微笑不变听到军人问话,笑容更甚:“阿弥陀佛。贫僧吃斋念佛,常受佛祖教诲,又日日勤修静心妙法,欢喜禅功,小有所得,驻颜有术,小哥不必惊讶,若是想学可以与贫僧联系,这是我的名片。共参玄妙欢喜至境……这是我的名片,有空可以互相交流交流。” 慧海说话带着淡淡甜腻呢哝,似乎情人私语,满满深情,闻之很是舒服,仿佛春日下暖暖阳光照在脸上,让人沉迷中带有丝丝困意,他手中不知何时捏着一张素黄色简易名片。那名片上纹有诸天佛祖佛像,妙龄天女。只有片缕加身,若隐若现,极为精致。 易隆涛迷糊间似乎忘记了来换班任务前好友侯龙涛的警告,不能随意接受客人的东西,右手已经伸出眼看就要接过名片,慧海看着易隆涛茫然间伸出手。似被自己欢喜禅音影响,心中便是一喜,此地多个小相好,倒更易发展欢喜禅道。 慧海正要再说什么,陡然虚空之上。一道小型闪电闪过,雷霆炸响,在慧海脑后炸响浮现,但没有打中他,这一声雷鸣惊到了慧海脑袋一缩,闪到了一边,发现自己没事,却也吓的他秃顶冒出急汗。 同样这一雷响也惊醒了易隆涛,原本迷糊呆呆的神情陡然一清,发现自己右手快要接过慧海手中名片,吓了一跳,急忙回手,惊起一身虚汗。 “你,你你你,你离我远一点……”易隆涛狼狈模样让人发笑,但身后诸人却没有人笑的出来,其中而一位中年模样的道长却若有所思的看向满脑门急汗的慧海,心中冷笑,就算你的欢喜邪功禅法没有杀意,但只要对人有不好念头,还是被此域雷霆法网感应,万幸你没有运起全功,不然那细雷就直接劈脑袋上了,其它人最多浑身麻痹一会,而换作你的话,因为这欢喜禅法被你练成邪道,绝对是反噬破功,丢掉半掉命的下场。 慧海此时哪里有功法理会易隆涛,闭上双眼双手急掐佛珠,默念欢喜禅功总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欢喜是色,欢喜是空,色色空空,欢喜皆空…… 总算是平复刚刚差点破功的欢喜色空禅意。大意了,大意了,此地雷网遍地,我这欢喜禅功不能蓄意而出,否则被雷电加身必然破功的下场,哎,若不是此地有着充足元气,佛爷哪里会来此地,想诱惑个小相好的都差点丢掉半条命……不行,待我吸足元气,欢喜禅功大成,无意而意而出才可好生施为。 易隆涛心知此时狼狈姿态不好,强自镇定下来后,忽然想起侯龙涛说过,资料下还有小份附属资料,当时侯龙涛的眼神很不对,肯定隐藏了什么,他火急火燎的再次拿起资料夹,翻看慧海资料下附贴的小页资料。 慧海,曾是五台山欢喜禅功第三十九代掌门二弟子,三十年前被前代掌门逐出师门,废去欢喜禅功,其后花十年自创欢喜色空禅法,在天朝各地诱惑无数无知少男少女,以邪法引诱少男少女破身,吸取大量元精元阴炼功,十年前有一位被祸害少男是某隐世武道高人嫡孙,愤怒其孙元精损失大半,成了病秧子,慧海自知不好,远避海外,目前在m国芝加哥,加洲等地活动,与知名gay组织关系密切,同时也是m国解放天性/放/纵情/欲组织的名誉副会长,其人男女通吃,生冷不忌,白,黑,黄,棕各色人种皆有其相好,喜食元精元阴修炼邪法,但因从未伤人性命,房中术一流,在m国富豪权贵高层中享誉盛名…… 易隆涛心里当下破口大骂,我去年买了个表,怪不得今天换班时侯龙涛那孙子眼神怪怪的,要不是刚才那雷声,我岂不是要被**,成为这货的相好了?喜食元精元阴?呕~~我又不是侯龙涛那变态,操,那家伙与某本小h书主角同名,这货与这变/态和尚绝对是绝配!绝对! 易隆涛几欲作呕,这tm什么牛鬼邪神啊,也给放进来?仔细再看资料,才发现慧海的名额是m国那边的,心中骂咧开来,狗日的m国佬鬼畜啊,这慧海肯定把你们伺候的舒服了,不然怎么可能把这么宝贵的名额分出来给这家伙的,m的,还解放天性,操,一起搞基吧你们。 易隆涛急忙的从桌上找出慧海的房间钥匙,丢垃圾似的直接远远丢给慧海。 “这,这是你的房间钥匙,拿着它去前面,有车专门接送,到地了自己找房间,这些房间都是免费的,在这里,一切建筑物资暂时只供公用建筑,没有多余材料建盖私人住宅。当然,你要是喜欢大自然也可以自己在岛上找地方盖木屋房子住,好了,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走,我不想看到你这个gay。” 慧海听完道:“阿弥陀佛,小哥着相了,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欢喜是色,欢喜是空……” 易隆涛实在无法忍受慧海的话了,深怕下一刻又被**,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再不走,我就叫弟兄们抬着你走,死基佬!” 慧海念声佛号,转身就走,风清云淡,倒也颇有风雅,易隆涛心中转过这样的念头,忽然又狠狠自己掐灭掉,这货是变/态基佬,什么风雅啊,这帮人太危险了,不能和他们多说话。 “下一位!” 下一位是一名道长,中年道长。 “清虚子,男,82岁,职业清虚观观主,国籍m国,分配房屋a区b33房,这是钥匙,拿走,不要和我说任何话,只要听就好,明白了吗?还有后面的你们也是!”易龙涛预防似的对着身后那些人说。 易隆涛只扫了一眼,就吸取教训低下头不看,但大约能看出此人大约六十岁左右的清虚子道长,他一身青色道袍,束发成冠,有丝丝白发,手持雪白拂尘,面色虽瘦但有光泽,82岁,长的才像60,但也有皱纹,心想,这道长也不得了,80多了,也没有多少老相啊,这民间藏龙卧虎,哼,一个个追求长生,不为国家出力,却跑出国瞎混,现在知道有好处了,到是上赶着来了,没一个好东西。 清虚子看着易隆涛的神色,隐约能猜到他在想什么,却没有什么解释,佛道修炼门派,更重要的是传承,哪里能有更好的环境传承,哪里就有修炼之人的身影,这红尘俗世纠缠太多,因果缠身才最是伤人。 清虚子,轻念无量天尊,手中雪白拂尘轻轻一扬,一言不发的上前拿着钥匙离去,此地神异,元气充足,且静心修炼即可,与这俗世之人纠缠才是烦恼,清静,清静,清而自静,无量天尊,此地果真是道家洞天福地,也不枉我抛下m国的清虚观,只要心静,何处不是我的清虚观呢?无量天尊,福生无量! “杰森,男,45岁,男,职业基督教神父,国籍m国,黑人……”又来了个上帝的神父,易隆涛心中暗骂,再来个真主阿拉信徒,这里就成世界宗教大会了。 “伊万,男,38岁,男,职业无,国籍e罗斯国,原西伯利亚黑水雇佣兵军团教官……” 这是个狠角色,易隆涛双眼微眯,看着伊万厚实双手上的老茧,双手双腿间特定的站立笔直姿势,还有无法隐藏的压迫死亡气息,他心中断定,这是个杀人如麻的狠人。(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