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篇 】第34章 一本道君,东京并不乱的! - 我的超神空间

【加速世界篇 】第34章 一本道君,东京并不乱的!

ps:感谢书友【丽丽娜萝拉】【书友150316181107322】【影暗之夜】【楚夜凌风】【自卑的小伙子】【何惜无月】【萝莉控的宅男】【纠结v纠结】【区区希灵而已】的打赏支持! ps:一黑日本就会有人出来反驳,一赞中国,还是会有人出来反驳!我书读的不多。请问有没有出国在日本定居的书友?来个解释下,日本人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一黑中国就会有人反驳?一赞日本也有人反驳? 日漫的影响比想像中要深很多,文化侵/略一词并不是虚言。 ………… 这时王道凑到眼前才看清楚这位大晚上出来援助交际的白久美子,细细一看,透过那有些过多的化妆品,能判断眼前这位应该是刚到十六岁左右的高中少女。 “你多大了?看你也不像风尘女子,怎么就做这个了?” 白瞎一个如此资质的美少女,却在街头卖身,真是暴殄天物。 王道的眼力极准,眼前的白久美子,身高170,前凸后翘,胸前极有规模少说也有b+,双腿又修长,打扮成制服装,真的极具诱惑力。 看她的站姿双脚内八字往里,国术有成五感极佳的王道,此时站的并不近,但还是能闻到一丝专属于少女的幽香,以王道多年的理论知识来看,这少女八成是个处女。再看她与人要价时的价格,如果不是处女,肯定是不会要这么高的。 其实也是白久美子涉世未深。如果在提出那么高的价格前先说明自己是处女,搞不好在伍藤隼人等人来之前就已经做成生意了。 她也不想想,以这种站街女的方式,就算你是援助少女,长的再漂亮也没有用,大街上其它婊子就一万日元能上,凭什么你要十万啊?比你漂亮的又不是没有。不就年轻点吗。 因此不会有几个愿意花十万日元来买/春的。 如果提前说清是处女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一本道君。我,我今年十六,是松乃木学园的高一生,请多多指教。”白久美子轻轻点头。一个90度鞠躬,态度极为恭敬。 “哦,你叫白久美子啊,长的确实漂亮呢,只是可惜了,为什么要做这个,你看看搞成这样子,差点你的人生就毁了。” “我也是第一次来日本东京,都听说日本东京的治安还是不错的。可结果让我很失望,这也太乱了,大街上就有黑道社团掳人。也太猖狂了。” “不,不是的,一本道君,其实真正说起来,还是我的不对,是我先破坏规矩的。田中社团他们虽然凶恶,但一般是不会随意欺凌我们东京市民的。” “哦?!很不明白你们日本人的逻辑啊?你到是给我说说看。怎么错的不是他们来着!” 白久美子正欲回答,此时伍藤隼人中了生死符的反应开始渐渐反应出来,他先是在昏沉的无意识中抓挠着全身,渐渐越来越用力,幅度变大,直到他的神智被麻痒难受摧醒过来。 “先等会吧,请你先呆在一旁,我先处理些事情。” “哈依!”白久美子乖巧的退到一旁。 “啊!啊……痒啊,痒啊!”伍藤隼人醒来后拉扯着身上的衣物,脱掉了上衣,双手在上半身抓挠,越抓越痒,越痒越抓,身上的麻痒动越来越重。 “受不了啊……受不了啊……”伍藤隼人无法忍受的躺在地下,后背死命的磨擦着地面,冰冷的地面一时间缓解了少许痛苦。 “啊!……”白久美子颤抖的在一旁不敢直视,因为伍藤隼人的后背已经被磨出了血肉,在地下磨蹭出血痕。 王道冷眼的注视着这一切。 你也算是我学会生死符后第一个享受的人呢,而且还是日本人中的第一个,是否感觉到骄傲与荣幸呢? “伍藤隼人先生?看来你需要一些帮助呢。” 话说到这里,伍藤隼人怎么会不明白他现在受的罪是王道的手笔呢,当下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极致的痛苦,挣扎的跪在面前。 “狗没拿伞,狗没拿伞(还是对不起的意思,不过包含祈求的味道,不同语境不同口音的汉译)……一本道君,求求你,我痒,太痒了……您就放过我吧!” 如此一个日本黑道社团的混混头目,也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人物,此刻却在生死符的威力下像一只毛虫一般不要命的磕头哀求着,生死符的霸道与威名不是浪得虚名,轻易的摧毁了一个阴狠的黑道头目的意志。可见在这世上极端的东西大都不太好。 王道上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单手提起,同时运起真气,一阵急点在伍藤隼人的胸口几大要穴,暂缓了他的痛苦,随后又从随身的空间中取出一个小玻璃瓶,里面正是暂缓生死符发作的解药。 只是这解药被王道调低了份量,里面一粒只管一天的效用。 倒出一粒黄豆大小的解药塞进了伍藤隼人的嘴里。 “吃下去,可以暂时解除你的痛苦。” “哈依,哈依……”伍藤隼人是真的怕了,被眼前这魔鬼一样的中国人治的服服贴贴的,再没有把握彻底去除掉身上的痛苦来源前,他只能暂时的屈服。 “很好,早这么乖不就完了?你们日本人就是吃硬不吃软,不打两下就不听话,听着,先带我去见你们的社长。” “呼……呼……哈依!”伍藤隼人服下解药后身上麻痒消失,气喘吁吁的低头应是,在王道看不到的角度下。他的双眼中半是恐惧,半是极致的阴毒怨恨。 忽然,王道又转身将手中的玻璃瓶扔到白久美子的面前。 “倒出一粒。吃掉。” 白久美子,花容失色,什么?叫我吃掉这解药,难道?难道我也要…… “亚灭……亚灭蝶!亚灭蝶!……”不要,不要啊…… “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王道脸上一冷看着白久美子。 “呜呜……哈依。”白久美子双眼含泪活像一只受了委屈的萌猫。 王道随后一个弹指将另一个生死符打入了白久美子的身体里。 不得不承认,白久美子长的确实漂亮,十六岁的年纪。却已经长的前凸后翘,此时委屈害怕的花容色下说不出的惹人怜爱。可惜王道却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 因为这里再怎么说也是2046年的日本东京,在动漫中的一些零色碎片画面可以看出这世界除了那虚拟世界的bb程式以外,还有其它方面的科技超越了现实地球一个时代不止,自已在这世界就是一个黑户。如今又显现出一些特异之处,如果被这世界的势力发现,一个搞不好被当成特异小白鼠那就麻烦了。 因此为了保险,这白久美子身上的生死符是必须要下的。 在路上,王道才有空听着白久美子的解释,原来日本黑/道社团的关系其实某种程度与天朝的城管类似,他们是一种隐性的控制社会秩序的合法组织。 白久美子在大街上援交拦客,某种程度上与天朝街边乱摆摊的小贩一样,与有碍市容一样的破坏了某种隐藏规则。 同时她也在这一刻是受到社团的控制权利范围内的。因为她这种行为就属于捞偏门了,也就是说她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东京市民,而是一位灰色市民了。 她不但犯法了!(日本可不承认援交合法)她还触犯了政府小弟----社团的规则。 做为一个刚进灰色领域的她在外面揽客。却没有向社团报备,这等于在直接置疑挑衅社团的公信力与威涉力!如果不进行严惩,社团还怎么立足! 白久美子也是后怕的要死,若不是实在想不到赚钱的法子,她绝对不会冒险干这个的,只能说她运气不好。开始也没说清自己是处女导致没有最快速度的找到顾客,一直等到社团找上来了。才后悔莫及,说穿了就是一时的侥幸心理,如果没有王道出现,她的结局注定是要悲惨的,因为日本政府不会救她,社团不会放过她!没见四周的东京市民都躲瘟疫一样的跑了?这是隐性的规则,只能说国情不同,规则不同,谈不上谁对谁错。 日本的黑/道社团已经与社会融合成一个隐性的和谐共存组织,在日本有这样一个很有趣的现像,日本某地发生灾难了,比如地震什么的,当地附近的日本社团会第一时间出现灾区,救治灾民,而且还会发放救灾物资,大家千万不要以为他们是弃恶从善了,日本社团并不是有多好心,因为对他们来说生存是要有抢地盘和占地盘的,而每当某处发生地震灾害之类的,哪个社团先进驻救灾了,它就拥有这个占据地盘的优先权!你没看错!就是这么奇葩! 当然,优先归优先,别人来抢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所以西装革履的日本社团还是要背后藏刀的,说不准下一刻就要和隔壁的社团干架了。 有很多外国游客来日本了,哎呀的发现,日本东京治安还是挺好的啊! 废话!治安当然好啦,社团都懂得建立规则了,你别触犯就好! 你是外国游客,就算触犯了,社团也不敢随意搞你的,因为东京政府需要这种治安良好!做为政府的小弟组织,也知道外国人不能乱搞,一个搞不好闹出丑闻,绝对会影响东京这个旅游圣地的gdp经济组织的。 当然,不能乱搞归不能,但并不是不敢搞,如果你是外国人,同时没有一定的背景,比如某国际公司的代表,甚至某国家组织的人,真要是执迷不悟,硬要英雄救美,呵呵……伍藤隼人可说过的:否则在日本消失的外国人可不是一个两个! 王道最后感叹一句,我还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喽?这么说还是我的错喽?!(未完待续) ...